广州的固执

转载▼

第一次去广州,其实这不是我去的最南边的城市,但三亚太现代了:)基本上广州的读者都说粤语,其中大部分人并不是广州本地人,但他们粤语说的都很好。平时也用粤语交流。

或许是小时候唱过太多粤语歌看过太多港片,他们说的慢我也能听懂。坐火车回宁波转车时,一个中年大叔边喝啤酒对我说:“我87年到的广州,那时这边的人听到我说普通话,都不理我的,房子都不租给我!现在拼了这么多年,我也会说了。广州人啊,就是排外,他们叫我们捞仔!”这大叔是绍兴人,现在在广州有自己的公司,每周回绍兴一次。可是我一点也没有不快的感觉。

走过海鲜干货一条街,走过拥挤的北京路,走过沙面租界,看过石室教堂(这个教堂不收钱,不像青岛那个),搜过动漫天地的繁体漫画,坐过珠江上的渡轮。广式早茶,广式凉茶,顺记冰室,百花糖水,潮汕牛丸火锅,也都一一尝过。有意思的东西很多,和其他城市一样多,但广州的固执对我来说是最大的魅力。走在广州我会有一种异乡的感觉,比如走过那条拥挤的服装批发街,很多大汉在扛包,总觉得会看到霍元甲从某个旧门店里走出来。老街上似乎还能闻到广州起义的火焰味,树木分明还是焦黑的。加上到处的粤语,真是异域风情。签售期间,我有时在北京上海的旅馆里醒来,看着窗外,我会迷茫……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儿。中国的大城市现在越来越相似,连吃的都很相似。跑北京会有读者请我吃湘菜,跑上海也一样……似乎天下大同了。就连青岛如今能吃到的海鲜,我在南京的菜市场里也能买到活的。(好在今年在青岛逛的是德租界,也是颇有特色。)更有意思的是,每个城市的孩子几乎都只会讲普通话。所以当我听到那个女读者说自己儿子只会粤语和英语时,非常激动。因为语言问题,所以,外乡人更觉得广州人排外吧。

001zQTYLgy6VvEjRD771d&690

怎么说呢,其实每个城市每个族群都排外,没有例外的。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这不是真理但却是普遍现象。北京人上海人都排外,你只要稍微和他们聊聊就有数。南京人也一样。所以,我倒是觉得把排外挂在脸上,你反而容易融入他们。

比如塔世界的矮人,他们讨厌人类,对人类刻薄,但是一旦有人类能经受他们的考验,他们会像兄弟般的接纳你。绿荫商团就是这样做的。而联邦永远对你友善,也从不拒绝异类,但最终,异类会有异类的结局。又歪到这儿来了。其实创作就是这样,把各种感受都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去,让自己创造的世界更加真实。因为真实的情感即使是在奇幻的魔法世界里,也依然是最能打动人的。这些感受,会在我坐公交时,买菜途中,带孩子时零零星星地涌出,并一一收罗,以便在哪天找到他们。平凡的生活,只要你善于感受,一样能找到很多灵感。想起青岛签售有位帅哥问我:“您创作是不是在午后的星巴克点一把咖啡,在靠窗的桌子上打开笔记本电脑,开始写作……”我直接回答:“电视剧看多了吧,星巴克咖啡很贵的……”

希望下次还会去广州,希望广州永远不要失去自己的特色。希望中国的城市都能建设出自己的个性来。

宁波感觉很空,似乎到处都在建设,但到处都很空。不知为什么。这次和宁波的几位读者处的也挺开心的。吃吃喝喝吹吹牛,接触到了很多陌生的行业。总的感觉,读者们都上年纪了,有孩子的几乎和没孩子的一样多。哈哈哈,广州群有时会突然变成育儿群。真希望能一直给大家讲故事讲下去。就这样一辈子也挺好。

翻翻之前的微博吧。

南京群,广州群,武汉群,成都群都建立了。青岛宁波两地的舵主也公布了自己的联系方式,可以加入他们的本地分舵,以后人群固定了,活动举办会容易很多:)现在就等成都cd展的通知了。

 

最后是那位澳门来的读者的儿子,似乎从没骑过大马。开始很高兴,但突然开始害怕,然后他努力想要抓住些把手——于是纤细的手指精准地勾住了我鼻孔还有我的嘴——好疼啊,双手要抓住他的脚,所以只能大呼读者猛救急,结果……包括他亲妈几个人都在掏手机抢拍……天啊!

001zQTYLgy6VvEed59600&690

评论列表
订阅最新
分享漫画